• <form id="j5us3"><th id="j5us3"><big id="j5us3"></big></th></form>

    <listing id="j5us3"><small id="j5us3"><var id="j5us3"></var></small></listing>

      
      

      <form id="j5us3"><th id="j5us3"></th></form>
      <nav id="j5us3"><mark id="j5us3"></mark></nav>

      <nav id="j5us3"><code id="j5us3"></code></nav>

      新浪新闻

      打开

      德国与加拿大签了个氢能大项目,但八字还没一撇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氢联盟”协议最大的“破绽”,是未标明2025年加拿大向德国供氢的供应量——因为加拿大自己也完全不知道。

      文 | 陶短房

      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8月23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德国总理朔尔茨签署“联合意向声明”,呼吁两国投资氢能源,建立“跨大西洋的加拿大—德国供应走廊”,加拿大将在2025年开始向德国出口氢能。

      在签字现场,朔尔茨回顾了德国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因能源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而遭遇的困境,感谢了加拿大的“热情帮助”,同时盛赞氢能源是“有远大前途的绿色能源”,宣称“德国预计到2030年需要90—110太瓦时的氢能”。

      加、德两国均以“跨大西洋氢联盟”之类“大标题”形容这一协议,称该协议是“划时代”的,具有“里程碑般历史意义”。但与此同时,围绕“氢联盟”的质疑声也第一时间响起。

      “氢联盟”的“破绽”

      在加、德两国总理把“氢联盟”炒成“头条”前,不论德国、加拿大国内,还是美国、欧盟,都以为朔尔茨专程跑到以能源著称的加拿大,是在谈进口液化天然气(LNG)填补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空白的事。

      加拿大石油、天然气开采成本高,在远程市场缺乏价格竞争优势,但优点是产量、产能稳定可靠,如果德国下决心用LNG替代管道天然气,加拿大天然气不失为一个选项。朔尔茨到访前夕,也有多个加拿大油气生产企业及盛产油气的省区政要吹风,称“正考虑从大西洋向德国运送LNG的可行性”。

      但是,当两国总理所签署的协议内容公布时,显然让外界“有点不能理解”。因为相较于产能稳定的LNG,加拿大的氢能开发实际上还是“简单将来时”:“氢联盟”协议最大的“破绽”,是未标明2025年加拿大向德国供氢的供应量——因为加拿大自己也完全不知道。

      加拿大至今并没有实现成熟的“绿色”电解氢工业化,计划向德国供氢的World Energy GH2斯蒂芬维尔工厂计划2023年才破土动工,2024年年中“理论上投产”,直到3年后才能实现加拿大氢的“少量出口”。

      据了解,该项目实际上直到2021年春天才申请立项,且至今尚未通过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环评——照现有程序,仅环评就需要至少6个月、至多6年的时间,整个批准程序则需要联邦和省两级24个独立政府机构盖章。更要命的是,这一程序实际上尚未启动,这些“致命的缺陷”都让这个“氢联盟”的前景暗淡。

      朔尔茨何以舍近求远

      德国是欧洲乃至世界范围内“绿色环保运动”最为积极的国家之一,德国绿党也是世界“原生态主义”政党中实力最强的,不仅在欧洲议会呼风唤雨,而且在朔尔茨联合政府中占据多个重要内阁席位。

      在这一潮流影响下,近年来德国在推动绿色能源方面走得飞快。在俄乌冲突爆发前,该国不仅早早废弃了一度有技术优势的核电,而且制订了放弃全部化石能源,以“绿色能源”取而代之的详细框架。

      尽管俄乌冲突爆发导致德国对俄天然气路径依赖弊端凸显,令“绿色环保运动”的群众基础趋于冷静,朔尔茨政府也不得不放弃若干过激的能源计划。但一来联合政府中绿党等“原生态主义”派别执念依旧,朔尔茨不得不有所妥协,二来他本人也希望从“绿色能源替代”中获得政治收益。

      在此次访加过程中,朔尔茨积极谋求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与德国汉堡市展开“氢合作”,并迫不及待地宣布了一个“意向声明”,称汉堡将是德国乃至欧洲的“氢能源中心”,并表示,在下月于汉堡州举行的国际风能会议上,汉堡州将与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签署合作协议。

      尽管德国目前尚未准备好全面改用氢能替代化石能源,加拿大也并没有可以批量出口的工业化氢,但谁让汉堡是朔尔茨的选区和大本营呢?

      特鲁多同样有自身考量:加拿大虽然是油气产地,但阿尔伯特省等几个油气生产大省,却都是反对党联邦保守党的根据地,传统能源产业也被反对党牢牢掌控。特鲁多当然不愿意给政治对手“添砖加瓦”,宁可心照不宣地折腾“八字还未见一撇”的氢出口,也要给怎么看都更务实、更能解德国燃眉之急的LNG出口泼冷水。

      至于World Energy GH2,该公司董事长里斯利当地时间8月24日的一番讲演被批评者抨击为“不打自招”。在讲演中,这位董事长一方面勾勒项目一旦实现后的“光明前景”,一方面抱怨联邦、省两级政府“衙门气太重”“墨守成规”,以至于如此“大有前途项目”进展缓慢。

      与此同时,他承认炒作“氢联盟”有借机“逼宫提速”的意图,并警告“如果不提速,等美国人开足马力搞起来,煮熟的鸭子就飞了”。

      “我们本来已经很绿了”

      对此,一众批评者指出,撇开用至今尚未获批的氢能替代现实急用的天然气如同“凭空画大饼”不说,电解氢在现有技术条件下其实并不真正“绿色”。要知道,用于生产电解氢同样需要由“非绿色”能源发出的电,且氢能耗电量巨大,仅World Energy GH2斯蒂芬维尔工厂年规划耗电量就高达3吉瓦。

      为平息“用非绿色电能生产绿色替代能源”的争议,World Energy GH2和其他计划落地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工业化氢项目均强调使用风能发电。

      这又带来另一个问题:多达数百台的风力涡轮机只有兴建在山脊上才能充分发挥效率,但这些山脊遍布森林、清洁水源,分布着当地社区引以为傲的宝贵野生动植物资源。

      争议之下,在“氢联盟”问题上就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连日来,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不断爆发反对“氢能源”项目落地的抗议。抗议组织者之一罗恩表示,通过毁绿追求所谓“能源绿色化”是“不符合逻辑的奇怪做法”,“我们这里本来已经足够绿色了,不劳烦你们通过毁掉它们来贴一张‘绿色’标签”。

      在强大压力下,特鲁多和弗雷(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省长)也不得不放低调门。特鲁多重申针对“氢联盟”项目的审批将公事公办;弗雷则索性表示,如果“科学评估”证明工业化氢靠不住,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仍会依赖现有的传统能源。

      当然,这样的解释显然并未打消抗议者的疑虑。至于“氢联盟”未来的走向如何,由此或也可以窥得一角。

      撰稿 / 陶短房(专栏作家)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
      黑人激情无套内精视频